点滴

时间:2019-01-23 10:12:00 点击:【字体:超大

婉美的小镇之中那处处梵光,在黑暗中闪烁着、闪烁着,与那深闺处的美人又有何区别。夜真的黑,月儿弯弯羞藏于云骨朵儿的纱幕后,女娃娃般的不愿轻易地见生人。

那步履瞒珊的中年者,呼哈出白色的雾气,依旧未遮蔽他的前行目的之地,小镇是多么的安静,安静到连那中年者的喘气都能声声入耳,仿佛都能听见他的心跳,“碰嗒碰嗒”,是多么的有力又是那么的无助,身后的板车拖的“卡拉卡拉”作响,车上躺着的是一位胖孩子,也不知是壮实还是一身的肥膘,围绕在胖孩子板车旁的是白色的小精灵,用尽了精灵们的最后一丝气力,来到了病房中,将胖孩子安放在舒适的病床上,不时的传来抽动的动静,推车声越来越近,脚步声越来越响,即使是这样,中年者依旧满脸的焦虑,病床上的胖男子不时浑身抽搐,中年者伏在胖孩子的耳边,颤抖又嘶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胖孩子的名字,回荡在整个病房,沿着过道传播着,泪水沿略现苍老的脸庞滴落在胖男子的枕边,浸湿了中年人的心,手中的纸巾紧紧地攥着,也不擦去嘴角的泪珠,纸巾的皱褶比脸上的皱纹还多了吧。小护士们已将液体、生命的气体巧妙的与胖孩子相连接起来。时不时传来破玻璃的声音,医师与护士的严谨的言语与密切的配合过后,胖孩子停止了身体的抽搐,静静地入睡了过去。中年人仍未平复过量,也未阻碍白衣精灵们的工作,慢慢询问着、安抚着。

时间就像调皮的孩子,偷走了精灵们怀中的糖果,还不忘和精灵们打招呼,谁还不是个爱吃糖的小精灵呢!镜头回归到胖孩子的床旁,他因小时候的不幸,患上了“脑瘫”,不自主的脑部放电,使他又患有“癫痫”,不能活动,还不时的肌肉抽搐,依靠着祖父过日子,不知春是多么的充满生机,不知夏天荷塘中的才露尖尖角,不知秋的蚕鸣,更不知冬的艾雪,那么的洁白无瑕。他也可能有梦想吧,仅仅是猜测而已。总有一句话说,人生没有后悔药,时光无法倒流。可是对于他,那个仅仅13岁的他,时光能倒流哪有多好,他也有可能是一个灵活的胖子吧!随着精灵们的精心照护,胖孩子的病情日渐平稳,可依旧未见中年人嘴角的笑容。

最后的最后,中年人带着胖孩子踏上了回家的路途,病床上的床单被褥也更换了新的,丝毫没留下任何的一丝一缕,带走的是精灵们伴随的心,是那祝愿之心。在这里,这样的故事又会重复多少次,又会经历多少次。谁也不敢说个准确的数字,只是用心在守护着,守护着故事里、故事外的人。

鸡鸣声响彻小镇,日照升起,小黄狗满巷子的跑着、吠着,穿着新衣的娃唱着童谣,手里拿着好吃的糖葫芦,市场的叫卖声,桥头的鸣笛声,学堂的书声……一切就这样结束了,仿佛没了一点痕迹。

作者:姜辉鸿、杨赫
相关文章